12年來她常做一個夢:一個小男孩坐在一個大炕上,似乎剛起床的樣子,穿著線衣線褲,嘟著嘴轉過頭去不理她。她欣喜莫名,知道這就是她的兒子壯壯,於是開心地問:“你都長這麼大啦?”男孩不看她,一直不看她。她要尋12年前被拋棄的兒子來源:新文化報 - 新文化網
  曉萍再次來到長春,尋找曾被自己遺棄的孩子 本報記者 劉陽 攝
  A03版
    曉萍(化名)說她12年來經常做這樣一個夢:一個小男孩坐在一個大炕上,似乎剛起床的樣子,穿著線衣線褲,嘟著嘴轉過頭去不理她。她欣喜莫名,知道這就是她的兒子壯壯,於是開心地問:“你都長這麼大啦?”男孩不看她,一直不看她。
    夢醒後,曉萍就會淚流滿面,她說如果這是真的該多好,她多希望他能在她身邊,給他很多愛。這是她心裡的秘密,已經埋藏了12年,也煎熬了12年。不久前,她終於下定決心,再次來到長春,這次的目標就是尋找那個曾經被她遺棄的孩子。
  產子
  孩子被診斷患上腦脊膜膨出
    曉萍今年37歲,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人,她說她對長春這個城市心情非常特別,沒來的時候做夢都想來,來了之後卻又茫然不知所措。之所以這樣,全因為12年前,她把自己的孩子留在了長春。
    曉萍說,她結婚時父母本來都很反對,愛人李強(化名)家裡特別窮,還住在草房裡,但李強很能幹,人也踏實,她和娘家人鬧掰硬是嫁給了他。2002年6月21日,她生下了一個兒子。本來全家都很高興的事兒,但沒過幾天,他們就發現孩子有些不對勁,首先是孩子右腿相對有點短,彎著伸不直,右腳腳尖向內,但腳本身外翻,不僅如此,孩子的肋骨下方有個大包,摸著裡面像是有液體。當時他們那兒醫院的醫生沒見過這種病,說可能是骨頭髮育得不好,內臟沒包住。後來他們帶著孩子去了通遼市裡的大醫院檢查,證實孩子患上的是腦脊膜膨出。
  治病
  “去借錢,人家都不敢給開門”
    “醫生說,這個病手術需要20萬元,但是他們不能給手術,因為手術太危險,可能沒下手術台就沒了。”曉萍說,這個消息對他們來說可謂晴天霹靂。
    那段時間,因為孩子患病,曉萍情緒低落,還引起了婆婆的誤解,婆婆以為曉萍不喜歡讓她接觸孩子,一氣之下將他們一家三口趕出了家門。出門時,小兩口身上只有100元錢,他們租用的是一天一元錢的低矮房屋。當時的情況,曉萍母親也予以了佐證:“當時他們家太窮了,女兒過得非常苦。”孩子的乳名叫壯壯,是爺爺給取的,意思讓他強壯起來。很多人都勸他們不要再給孩子治病了,也包括壯壯爺爺。
    “我們去借錢,人家都不敢給開門,都知道我們家是全村最窮的。”曉萍說,山窮水盡時,李強和她商量,孩子這樣早晚得死在他們手裡,不如將孩子送走,送到大城市的大醫院,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。
  遺棄
  當時的心情實在難以描述
    那時候,通遼到長春的火車票只有25元。於是,2002年8月20日左右,他倆抱著壯壯來到長春,住在火車站附近的一個小旅店。最初的兩天里,夫妻倆都是在圍繞送不送走這個問題在糾結。她好捨不得,不停抱著壯壯親吻他,丈夫不得不說:“你難道想讓他死在我們手裡?”
    8月23日或者是24日這天,曉萍忘記了具體日期,他倆最後下定決心,抱著壯壯出門後,丈夫讓她先回去。她最後抱了壯壯一下,眼淚止都止不住。後來李強回來說,他把孩子放在了長春市兒童醫院一個門診醫生辦公室外面的長椅上。夫妻倆怕他挨餓,當時裝了滿滿一瓶奶,沒留下任何字條,包著孩子的是一個粉黃相間的小薄毯。
    當天晚上,兩人也沒回老家,曉萍在旅店里哭了一夜,第二天才返回了通遼。
    講述這段話的時候,記者問她,當時你是什麼心情?原本平靜的講述戛然而止,眼圈一下紅了,她張了兩次口,都沒能發出聲音。以至於,此後的講述,都是邊哭邊說。
  疑問1
  此前是否曾想過找回兒子?
    孩子送走後,他們倆沒有告訴別人,有人問起,他們只說孩子病重沒了。2005年,他們又有了一個孩子,是個女孩。孩子每一次哭,每一次吃奶,都能讓曉萍想起被她遺棄的壯壯,坐月子期間她仍然鬱郁寡歡,奶水都不足。後來有一次給女兒穿得太多,把孩子熱壞了,女兒患上濕疹,至今雖然通過治療勉強控制住了,但還是時不時地複發。
    女兒出生55天后,李強決定外出打工,他和老鄉一起去了北京。曉萍有個姐姐在長春生活,她曾打電話請姐姐幫忙打聽那個孩子的下落,姐姐的朋友去醫院打聽,只說醫院變化很大,很多人都換了,沒有人知道這件事。她後來還曾經到處打聽長春福利院的電話,不過也不知道查到的號碼是不是不對,電話始終沒有打通過。
    2007年到2009年,曉萍曾經來長春打工,她多次坐車路過兒童醫院,卻不敢下車,甚至不敢多看,她很想去找,但是不知道該問誰。那時候她才知道打114可以查到福利院的電話,但是她依然沒有打通過。
  疑問2
  為什麼現在又想找回兒子?
    2010年,李強提出了離婚,她什麼也沒說就同意了。離婚後,曉萍回到娘家生活,母親有一次問到壯壯的事兒時,她終於忍不住把孩子遺棄在長春的事兒告訴了母親。得知女兒這些年的心結後,曉萍的母親鼓勵女兒出來尋找。
    這麼多年第一次將這個秘密告訴母親,還得到了母親的鼓勵,曉萍再也不等了。她說,另外一個觸動是因為她身邊的親朋好友不時會有人因為事故死去,她今年37歲,說不定哪天出了意外,她怕這件事就沒有人知道了,壯壯的去向,也不會有人去找了。
  疑問3
  如果找到了,想怎麼辦?
    半個月前,曉萍來到了長春,姐姐家條件不好不方便住,她就住在小旅店里。“每天看著人進進出出,我不敢出屋,也不知道該和誰說話。”曉萍說自己特別茫然。後來,她想到了以前打工時幫助過她的一名民警,那名民警建議她找到了本報。
    記者問她,是否想過如果孩子還在,能否接受她?她說,自己沒想過孩子能完全接受她,她想過最多的就是孩子會恨她氣她怪她不理她,如果不願意和她回去生活,那她就會在他附近默默地關心他。如果他能回去和她生活,她就好好守著兩個孩子,平平淡淡地生活,那就是她能想到的最大的幸福。萬一孩子沒了?她不敢想。
    當年遺棄孩子,如今主動站出來,一旦被追究遺棄的罪名怎麼辦?她說來之前已經想通了,孩子一定要找,“判我罪我也認,犯了錯,就該得到懲罰”。
  兒童醫院:腦脊膜膨出的嬰兒存活率極低
    昨天下午,記者來到長春市兒童醫院。門診辦的魏主任一聽是12年前的事兒就搖頭,他說他來醫院也不過幾年,現在門診的醫護人員已經換過幾批。至於棄嬰資料,兒童醫院是在三年前根據三甲醫院的要求才建檔。另一位門診辦的老主任聽了當年壯壯的病情後表示,腦脊膜膨出的嬰兒存活率極低,當年即便是送到兒童醫院也未必能得到治療。
  警方:按遺棄時間查找並無接警記錄
    魏主任建議記者去派出所查看當年的記錄,因為他們發現棄嬰一定會報警。記者趕到重慶路派出所,根據曉萍所說的遺棄時間,記者查到,2002年8月15日~8月31日間,沒有棄嬰的接警記錄。
  福利院:院里目前沒有12歲左右的孩子
    長春市兒童福利院的趙副院長表示,院里目前沒有12歲左右的孩子。趙副院長說,他們目前只有2008年以來所有入院孩子的檔案資料。
  ■特寫
  因孩子破裂的家庭
    2010年,李強提出了離婚。曉萍說,她覺得丈夫的出軌似乎是意料之中的,因為他倆之間因為兩個孩子的緣故,幾乎已經沒有話題。每次,她打電話給李強,說“我夢見那個孩子了”,他常常很煩躁,問她:“是不是沒有別的事兒?沒別的我就掛了。”她發現在提及兩件事時他會很煩躁,一個是女兒的病情,一個是“那個孩子”。
    她說她不恨前夫,沒有錢給孩子治病,可能他內心傷痛更深。離婚是因為他找到了一個經濟條件很好的女人,後來他回來看女兒時,說的一番話讓曉萍感慨萬千,他說:“咱們當年要是有錢,也不至於把那個孩子送走。”曉萍起初以為他不願意提起那個孩子,但是離婚後,一次她無意中看到他隨身帶的一個包里有一個小手絹,她一眼就看出,那是當年壯壯系在脖子上接口水的。她說,知道這些,她心裡沒有抱怨了。
    如果您有孩子的線索,請與我們聯繫,本報新聞熱線0431-96618。
    本報記者 畢繼紅
  (原標題:她要尋12年前被拋棄的兒子)
創作者介紹

cosplay

zi93zilf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